您现在的位置:2021香港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 书香校园 > 书香校园 > 正文内容

他让我知道啥叫科学 【大连晚报】-大连理工新闻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5-15 浏览次数:

  他让我知道啥叫科学 【大连晚报】-大连理工新闻网
他让我知道啥叫科学 【大连晚报】 作者:single 来源: 时间:2009-04-25 14:15 文/本报记者 杨鹏 钱先生一生有很多的朋友,其中最亲密的农民朋友就是前凌水镇庙岭村村党委书记金孝发。4月23日,记者在金孝发的家里采访了他。 “每天早上我都看《大连晚报》,周二那天早上,我一拿到报纸,就看一行字:钱令希院士昨日离世——”说到这里,老金停了下来,垂下了眼帘,过了一会儿,他自言自语:“那个老人啊,贡献大,为国家培养了那么多的人才,真是了不起,了不起。” “文革”时老金保护钱老 钱先生习惯叫金孝发老金,而老金更愿意叫钱先生钱老师,而不是钱教授,他俩一个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一个是庙岭土生土长的农民,两个人还相差了21岁,这样的两个人又是怎么结下这么深厚的感情呢?记者问起老金与钱老的相识过程,老金说:“我们俩是在‘文革’初期认识的,当时他是大学教授,被红卫兵批斗,脖子上挂着个牌子。我是庙岭大队的生产队长,看见钱老师被批斗,我就想这人一定是个能人,我不能让他受罪。”于是老金就以“又红又专”的生产队长身份把钱老弄到村上保护了起来,他对钱老说:“我是贫下中农,地位高,他们不敢来我这里,你白天来我家,晚上再回家,他们不敢惹你的。”老金把钱老保护了起来,白天就在老金家里,老金请钱老师吃大饼子。记者问老金,出生在南方的钱老能吃得惯这地道的北方大饼子吗?老金说:“你不了解钱老师,他吃,吃得好着呢!” 时间长了,老金和钱老师熟了。有一天,老金对钱老说:“您能帮我干点活儿吗?”“什么活儿?”钱老问。“我知道您是力学家,您帮我设计一个工程,把从大工流下来的污水引到山上来,我们利用一下浇果树。”从理工大学南门到山上不足3公里的距离,钱老勘察了后,开始设计。从设计到施工用了20多天的时间,村上的民兵还有工农兵大学生一起干,等到完工剪彩的那一天,老金和钱老都去了现场,“剪彩时,我感觉钱老有点紧张,这边开始放水,他就跟着水流往山上跑,我也就跟着跑。跑到山上时,引上山来的水从水管中喷涌而出,居然喷出四五米远。原来钱老师在设计时,将引水的高度提高了20多米,就是工程再高个20米,引水上山也没有问题。” 那一次,是老金第一次见识到科学的力量,他对钱老由衷地佩服了起来。 梢条盖学校震惊村上人 1970年,老金当上了庙岭村的村支书。从那以后,村上有什么大事,老金第一个就会想到要去请教钱先生。这种信赖,让这个老农民成了钱先生家里的常客。村上要盖小学校,村上要建座桥,村上修水库,老金都要找钱老讨个意见,而钱老也是尽心尽力。那年村上盖小学,别的地方盖学校,要用钢筋水泥,砖头瓦块,钱老给老金出主意,就用山上的梢条(一种树枝),石头就地取材。钱老在房梁两侧稍稍做了一下设计,用两条钢筋做支撑。“就这样七间教室没花几个钱就盖好了,小学校使用了好多年,村里人都觉得不得了,用梢条居然能盖小学校。”老金对记者说起30多年前的事,佩服依然。 最让老金佩服的是村上修水库。老金预备修70米宽的跨度,修之前,他习惯性地去找钱老问意见,钱老说:“我去看一下再说。”老金带着钱老上山看,钱老问了山的面积有多大,平时的雨量有多大等几个问题,然后钱老说:“老金啊,这个坝不用那么宽,35米足够了。” “我相信他是个能人,他说什么我都信,就这样坝基省下了35米,你知道省下了多少个工,多少钱吗?一大笔啊。坝修好了,一直都没有问题。有一年雨水多,区上来人说这坝是个险坝,派民兵守着,我就对他们说,要说这坝是险坝绝对不可能,它绝对安全,这是大工的钱教授设计的,人家是按照最大降水量、坝基承受能力计算过的,不是没根据瞎干的。”结果那一年,水库顺利地度过了汛期。 钱老请老金喝竹叶青酒 “文革”结束了,钱老也获得了“解放”,住所也搬到了枫林街专家楼。有一天,钱老请老金去家里喝酒。老金幸福地讲起了钱老请客的事儿,“你知道他请我吃什么吗?大碗蒸白肉片,那大肥肉片啊,哈哈哈”老金边说边比划,“钱老师不会做饭,他老伴也不会做,但那时大肉片挺难得的,要搁现在准吃不下。钱老师不抽烟不喝酒,但那天破例拿出了一瓶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一瓶竹叶青,我就着大肉片喝着竹叶青,和钱老师说往事,谈村上的事,还有当年的大饼子。”说着说着,老金又低下了头,掏出一根烟点上,眼圈有点红,“要不是他生了那个病,应该还能再活上几年,不至于这么快就——” 老金说,别看咱是个老农民,但钱老师把咱当朋友。那一年,老金想把鸡舍起个顶,改成房子自家住。钱老知道了,特意送来了150元钱和80斤粮票,老金不要,钱老说,就算借给你的。“150元钱啊,那当儿,解决了我大问题啊,他对我的好,我心里记下了。” 这么多年来,老金和老伴每到逢年过节都会去钱老家坐坐,“逢年过节时,他那儿人多,我和老伴总是提前几天去看他。钱老爱听我说话,时间长了不听还想。那年他做完手术回来,特地找人叫我过去,说是想我了,我就去医院看他,和他唠唠嗑。今年春节前,我把家搬到了旅顺,本想五一去看他,没想到啊,竟然没有再见到老朋友啊。” 一副春联见证忘年交情 老金的老伴从搬家打包过来的箱子中找出了一幅字,老金说,这是上世纪90年代,钱老为他写的一副春联,钱老写好后特意送给了他。展开卷轴,上联是:春风吹大地万象更新经济腾飞庙岭村,下联是:科教兴中华百花齐放人才辈出凌水河。落款一行小字:戊寅新春漫步庙岭凌水做此联与孝发同志共乐,钱令希。记者算了一下,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寅虎年,应该是1998年的新春,这副春联已经有11年的历史。老金说:“当时得到钱老师这副春联,喜欢得不得了,第二天就叫人裱了起来,一直挂在家中的正厅,因为搬家的缘故才收了起来。”这样一副春联记录的是一个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一位中国普通农民四十多年来的深厚情谊,如今院士走了,老金把这副春联又重新挂在了家里的客厅里,睹物思人,愿逝者走好。 老金1998年从村党委书记的职位上退了下来,从1970年到1998年,这近30年间,老金最清楚庙岭是怎样一步步走向小康。老金说:“钱老师对于庙岭村的贡献,庙岭村无论老人孩子没有人不知道。庙岭13个山头,9个沟,没矿山没资源,就靠着五万棵果树、养猪、养牛,种菜地,一年收入10个亿啊。我当书记时和钱老师走得近,很受他的影响,我知道了啥叫科学,农村致富不靠科学不行,我请来了100多位科技人才带着庙岭走致富道路,单从庙岭走出的大学生就100多个啊。” “钱老师,这个人,是个能人啊。”老金不止一遍地对记者说。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